欢迎光临君山新闻网 网站导航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通讯员
|君山人社|君山民政|君山商务|君山法院
|许市门户|君山会计|君山残联
  用户名:
  密  码: 用户注册 忘记密码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现代农业 > 新型农民 > 内容阅读  
37年坚守:只为农民朋友看电影
  来源:岳阳晚报2011年03月15日  时间:2011年12月14日   作者: 

  

 

  文/图 本报记者 谭 綮

  ●37年如一日,放映7000多场,对农村电影不离不弃

  ●电影走入低谷时,他放弃待遇优厚的工作,回到银幕前

  ●他把反映农村电影现状的调查材料寄到了文化部

  3月11日下午4点多,湘北新农村数字电影院线有限公司君山区放映1队农村电影放映员刘国建在家里忙开了,他小心清点、检查好电影放映设备后,骑着新买不久的三轮摩托车赶到良心堡镇檀树村,晚上,他要为那里的村民放映两场露天电影。在村里一片四百多平方米的空地上,刘国建熟练地支起电影幕布,接好数字电影放映机、音响等设备,提前把电影音响打开调高音量放起了音乐,还有意把印有“繁荣丰富农村文化生活,贯彻实施好农民免费看电影”等字样的摩托车放在幕布一侧显眼处,他说,这样,可以起到广告的作用,既让村民们了解党的政策,又让大家知道今晚又有电影了。晚上6点40分,电影准时放映,村民们拿着小椅子陆陆续续赶来,没来得及回家拿椅子的,索性坐在摩托车上,不到10多分钟,小广场上聚集了300多人,人们聚精会神地看电影,不时发出笑声和掌声,宁静的小村顿时热闹起来。

  这样的工作,刘国建已经重复了37年,37年来,他走遍钱粮湖镇和良心堡镇每个角落,放映电影7000多场,平均每天来回30多公里路,无论寒暑,无论路途有多遥远,他都会及时赶到,乐此不疲地为农村带来“精神食粮”。

  “那时候,看场电影像过节一样”

  37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让刘国建与电影结下不解之缘。1973年底,当时的钱粮湖农场糖厂开展工厂生产誓师大会,农场革委会领导找到有初中文化的通讯员刘国建,请他代表分场革委会在大会上发言,因为时间紧迫,自己写的发言稿又不慎遗失,他凭记忆和发挥,当着全厂工人的面作了生动的发言。这一次发言得到钱粮湖农场总场和分场领导的高度评价并留下了深刻印象。不久以后,经过政审、考核、面试等一系列严格的程序,能说会道、有文化、容貌端正的刘国建便被推荐到电影队担任电影放映员。到电影队以后,他时刻提醒自己是农民的儿子,作为党和政府的宣传喉舌,农村电影放映责任重大,一定要兢兢业业把党的工作做好。抱定这样的信念,他默默无闻地坚守在农村,开始了长达37年的电影放映生涯。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农村文化生活单调,乡下信息闭塞,看露天电影成为农民们重要的文化娱乐方式。刘国建说,每次到村里,只要他挂上银幕,农民们听说有电影看,都会奔走相告,争分抢秒抓紧时间完成当天的生产任务和工作计划,赶回家早点吃完晚饭,有的晚饭都不吃,匆匆忙忙洗完澡就到操场去看电影。银幕面前,常常坐满几百人,“那时候,看一场电影就像过节一样。”给农村带来欢乐和信息的电影放映员,在农民心目中有很高的地位,有的村民隔了十多天没看上电影,就会四处打听放映员小刘的行踪,只要他一出现在村里,就会受到村民的热烈欢迎,村干部也常常把他请到家里买些好菜招待他。但是刘师傅并没有因为优越的地位而摆架子,在村民面前,他总是一副笑脸,对待每一场电影,他都一丝不苟地完成。

  “为了让农民及时看到电影,再苦再累也值得。”

  “在农村放电影很苦很累!”刘国建说,放露天电影,带给农民的是欢笑和信息,留给自己的却是说不尽的苦。“夏天蚊虫叮咬,冬天寒风刺骨,但是因为要照看、调试设备,这些都顾不上了。”天黑以后,乡下路不好走,他很多次连人带设备摔在水田里,浑身泥水爬起来,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检查放映机是否摔坏。“最怕就是放电影时临时变天,刮起大风下起雨来首先就要抢设备!”为了保证设备不被损坏,身上受伤也是经常的事。

  1976年,农场“三八”妇女节开完大会后,领导要求他赶到10多公里外的分场去拿电影拷贝来放,因为没有交通工具,加上路上全是烂泥,才十几岁的他背着30多公斤重的拷贝赶到了放电影的操场,但还是迟到了8分钟,领导严厉地批评了他,尽管受了委屈,但看到操场上1000多名观众,他顾不上歇口气,带着一身泥一身汗马上搭好幕布摆好机器开始放电影。

  有时候,放完电影已是深夜,收拾好设备和银幕,常常是晚上十二点多,但还要拖着疲惫的身体赶回家,“一个人走在漆黑的乡间路上,很远都没个人家,不害怕才怪。”有一次,到南县乌嘴镇放完电影到一个农户家寄住,好不容易快到了,他骑着单车兴冲冲地赶过去,却迎来了路边几条狗追着他咬,他只好载着50多公斤重的放映设备拼命往回家路上赶,逃回家时,已是伤痕累累,浑身衣裤被狗咬得破烂不堪。刘国建说,尽管吃过不少苦头,但每次看到村民们期待的眼神,总感到责任重大,“为了让农民及时看到电影,再苦再累也值得!”

  “我有责任把农村电影的真实情况向上反映。”

  上世纪九十年代,由于种种原因,农村电影放映工作陷入了放映难、收费难及新片短缺的困境,不少农村放映员外出打工,农民一年都看不上一场电影。

  2000年,刘国建受到在广州办厂的表弟邀请去厂里做销售,考虑到家里生活拮据,他来到广州清远,“一个月能拿5000元,比起农村放映员来说,生活能有很大的改观!”但在广州打工期间,刘国建心里始终放不下从事了二十多年的放映事业,他时时刻刻思考着,为什么农村电影会走入低谷。

  一个月后,他放弃了广州待遇优厚的工作回到了家乡,他有一个计划:一定要把农村电影走向低谷的原因找到。朋友们都说他是傻子、疯子,劝他回广州。更有人认为他一事无成“什么都不会干,只会放电影”,并用歧视性的话语来中伤他。但这些并没有动摇他的决心,他毅然骑着单车载着几十公斤重的设备走遍了华容、君山、南县的几十个乡镇,“我从事农村基层放映多年,最了解农村电影现状。我有责任把农村的真实情况向上反映。”

  每到一个村,他一边放电影,一边开展调查,“农民喜欢看什么电影?”“为什么不看电影?”“农村有什么文化娱乐方式?”……他把自己制作的调查问卷发到农民的手里,根据调查结果,他作了几万字的调查笔记,获得了大量的材料,经过分析后发现:农民其实是期盼电影的,电影在农村还有很大的市场。根据这些,他写成了《我的反映农村文化生活的第一封信》、《农村电影为何日趋萧条》、《我对农村电影放映工作的思考》等调查材料,在这些材料中,他分析电影在农村的独特作用,发出了“农村需要电影,电影必须占领农村文化阵地”的呼吁,从2002年开始,他把这些调查材料寄到了国家文化部和省、市文化单位,不久后,文化部、省文化厅的有关负责人分别打来电话对他的工作表示肯定,2002年的一天,刘国建欣喜地看到中央电视台播出了他寄到文化部的信的部分内容。

  “电影给农村注入了活力。”

  2007年5月,全国农村电影工作会议提出,今后3年我国将在农村地区大力推广优质、快捷、方便的电影数字化放映,建立覆盖广大农村的数字电影服务体系,到2010年基本实现全国建制村一村一月放映一场电影的公益服务目标。2008年,岳阳成立湘北新农村数字电影院线有限公司,刘国建成为君山区电影放映1队电影放映员,负责良心堡镇和钱粮湖镇39个村的电影放映工作,他多年来的胶片放映机已更新为更加清晰、方便的数字电影放映机。

  如今,他会经常放革命题材的电影,“农民的爱国主义教育和革命传统教育也很重要。”他说,这几年,除了发挥电影的娱乐功能之外,他还注意发挥教育功能。不但放故事片,他还放映一些结合当地生产实际的科教片,让农民掌握新的农业科技。“农民看电影都是免费的,影片的选择也更多了。”电影在农村受到越来越多的欢迎,刘国建兴奋地说,“电影给农村注入了活力!”每次看到银幕前坐满了观众,村民们融洽地在一起有说有笑,他心里都特别高兴。

  2005年,坚守农村放映37年的刘国建被国家文化部授予“‘送电影下乡’活动优秀农村电影放映员”称号,在2010年12月全国农村电影调研工作座谈会上,他作为岳阳农村电影放映员的代表发言。

  在镇党委政府、湘北新农村数字电影院线有限公司的支持下,刘国建的免费电影放映车又在农村活跃起来。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友情链接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共君山区委宣传部

湘公网安备 43061102000312号

Copyright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君山新闻 红网君山站